79900满堂红高手之家凤凰网非常道]“变色龙”朱亚文:全副武装无
发布日期:2020-01-31 04:18   来源:未知   阅读:

  当初只看了两集剧本,朱亚文就决定了要出演这部如今正在热播的《大明风华》。自确认由汤唯、朱亚文等作为主演阵容后,该剧就引发了不少关注。剧中的“皇太孙朱瞻基”朱亚文刚一登场,就被网友吐槽造型有“东厂气质”。

  近日,在凤凰网《非常道》的节目中,朱亚文表示,“厂里厂气”其实是人物身上的一种保护色。而回忆起那部让他成名的《闯关东》时,如今35岁的他开始反思,“你要说《闯关东》那一会,我可以在整个行业面前撒泼耍赖我是一个孩子我不懂。但是35岁的时候,我觉得我必须要去吸收这些东西了。”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最近其实我好多朋友都非常迷,你演的朱瞻基(《大明风华》)这个角色。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大家会觉得说亚文一下可以驾驭这么多不同的风格,就是在一部戏里面他也能够有呈现出一个反差。

  凤凰网非常道:《大明风华》这个电视剧呢,我听说你是就看了两集剧本你就决定说,当时是哪一点打动的你?

  朱亚文:因为以往大家首先看的是自己的人物写的好不好。但是在头两集里面其实朱瞻基的戏份并不多。因为在头两集里面对于汉王朱高煦对于爷爷的朱棣,他们的刻画都非常的生动。所以我坚信这样的一个朱瞻基的人物在后期的呈现上一定会很饱满。因为他们其实就是我生命当中的这个人物的侧写面。我觉得我不是从量上去评判这个事情,而是从一个质上去评判。

  朱亚文:这个东西其实我一直以来就是合适是第一位,而不是好看是第一位。(角色海报)因为我觉得它所有的美学呈现,它是有一个从导演从造型从历史的一个大的审美格局里面出发的。但是剧作早期的时候很多人把这个作为一个讨论的点,就是说这个造型。有人说我像公公,有人说我娘,有人说什么,没关系。

  因为那个时候大家还没有看到这部戏,它其实它只不过就是初期的这个人的一个生存形态。因为朱瞻基早期的时候在剧作中就是一个皇孙,在朝野之上也是被人监控的一个人。他需要用一种放荡不羁的一个形态生存下来,让别人去忽视他。如果他过度的锋芒,过度的展现出自己的戾气的话,那汉王这个角色早就不留他了。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我看你其实还挺有趣的。因为所有人都在聊这个厂里厂气这个词,这个词完全是因为这部戏变成了一个热词。然后你自己还非常欢乐的去跟大家互动。

  朱亚文:当然。因为我上一个让大家印象深刻,那是门板一样的男人就是余占螯,那简直就是从高粱地里面走出来,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是体力跟精神极度透支的状态才能走得出来。也就是说两部作品我觉得都是航母级的作品,然后我都能有幸参与其中。也就是说我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大家把我从一个人物的印象当中剥离开,自然的投射到这个里面。

  我觉得作为演员来说这是幸福的,这其实就是一个肯定。只是说可能以前,可能10年前我们去评判一部作品,我们听到的就是非常正向的直白的夸赞和表扬。但是现在呢,年轻人也好,整个的大的外围环境也好,大家的交流更亲切了。因为这个过程变短了,你要是会听这个里面的内容,其实它是一种肯定。

  凤凰网非常道:对,大家就是觉得这个硬汉居然就是这样的一个转换,那觉得真的是一个演员。

  凤凰网非常道:你也有讲过,就是在处理朱瞻基说话的声音的时候,其实也是在不同的阶段就是进行了一个不同的表现。

  朱亚文:对的。因为比如说我在自然生活里面跟你沟通的一个声音,可能不是那么公子气。但是早期的这个朱瞻基他需要有一些缥缈感,需要有一些,怎么讲呢,就是让人觉得轻浮的状态。当时我在现场就跟导演商量了,我说你不要听我现场的这个声音。我说到时候进棚我会给你一个你想听到的声音。因为声音塑造上,是我们在学校老师教过的,也是我比较偏爱的一个职业方向。所以说我当时在给这个人物的时候,就前期就是公子声,中期在战场上就是将帅声到后来的有一些落寞孤寂的帝王声。

  朱亚文:对。因为我在表演上给上去的时候,我为了让自己的表演舒服我会让自己的声音在现场的时候更加的随性。但是在棚里的时候我尽量用自己的声音去够一下那个比较轻浮的那个点。就是整个的状态是一种稍微往上一些。

  朱亚文:对。将帅的时候因为他那个阶段是随爷爷出关打仗,79900满堂红高手之家,也就是说那段时间其实是爷爷用生命的最后的阶段在打磨这个皇孙。所以他身上得有那种战争的疲惫跟粗砺感。那么那个时候的状态就是基本上所有的语态都是往前的这种喷涌状,就是,对,直打直给。可能那个里面大家会看到一些我以往的比较硬派的那个声音的质感。那么到后期的我为什么说叫孤寂的帝王声呢。就是那个时候其实朱瞻基身边很多的,包括爷爷的离开父亲的离开,然后他跟汉王之间,跟赵王之间的这个叔侄关系、军臣关系彻底锁定,也就是说身边可以依傍的人越来越少。他变得很孤独,加之他本身38岁就寿终正寝。对,也就是说他基本上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生命的倒计时,他整个的气息当中的那种孤寂感是我要的。而且他身为皇帝在那个位置上,你演皇帝的时候也就不用忌讳别人能不能听得清楚,而是你需不需要仔细去听。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那现在这部戏你演完了以后,你会觉得朱瞻基这个角色对你来说他有没有哪一点,就是我特别能够get到他的那个点呢?

  朱亚文:求认可吧。我在我的这个行业的15年里面,我也在努力的坚持自己也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肯定、很多的认可,一步一步的。那么他这个上面就是在朱瞻基身上就是在爷爷面前求得爷爷的认可,在爱情面前想求得爱情的认可。甚至在江山面前想赢得这个天下百姓的认可。因为他本身是一个极具才华的皇帝,他字写的非常好,也很会玩会唱戏,什么都会。就这些东西你坐落在这个人身上的时候,我觉得他是一种燃烧的状态,整体就是一个燃烧的状态。

  凤凰网非常道:对。因为我刚刚听到你说求认可,为什么我笑。就是说这个戏里面的感情戏也是,说一直在猜她爱不爱我。

  朱亚文:对,蛮难的。因为怎么讲呢,就是孙若微跟朱瞻基的两个人的情感关系,起步的时候貌似在一个特别不对等的立场上。他们也不是说纯粹的讲叫天选之子,他们也是经历过一些动荡以后才得以实现。也就是说在这个家庭里面,它所有的人他还是有普通的民性。

  这个东西建立在朱瞻基跟孙若微之间又有着靖难的这一道鸿沟。所以说他想要付出情感,想有这个情感上的对接,首先你要用自己的能量去填平这个鸿沟,就是先爱的人就先输了嘛,对吧。朱瞻基先动了凡心了。所以他整个过程就是非常非常疼痛的,就是用血肉之躯去撞击整个朝代留下的创伤。

  朱亚文:汤汤我们是从《黄金时代》就开始了,因为准确的讲我这个延续一个词就叫痛惜。那个时候我演端木蕻良的时候很痛惜萧红这个角色,然后呢,现在这一刻作为朱瞻基可能人物设定上稍微强势了一些,但是还是有痛惜这两个字这个是角色关系里的。

  那么换回到我跟汤汤之间的关系上,其实这个女主演不是那么好当的。头上顶个冠都得小10斤,身上所有的这个服装都套在身上,正常的也是十几斤的状态。而且她又是一个原来是电影拍的比较多嘛,那么电视剧的工作量和节奏其实是非常高压的。她能够坚挺的完成而且有所呈现,我觉得我挺就是怜惜她整个的过程。

  朱亚文:因为这个戏其实所有参与的演员他既幸福又是一个压力。因为大家都很强,你像学圻老师、冠华老师、包括灏明包括辉哥都很强。就是每一个人在这里的时候都希望自己不是掉队的那一个。那么不想掉队你就得扑向所有人的这个表演。那么我觉得作为汤汤而言,她其实在这样的一个工作节奏里面和大家融入得非常好。

  凤凰网非常道:这个是我当时看到演员表我也是震惊了,就是老戏骨们那么多。你有什么感受吗?比如说因为我也看到了你说跟老戏骨们,就是中间的互动特别多。

  朱亚文:对。因为,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因为你想做演员一辈子你能有多少次拿出8个月的时间去投入在一部作品中,和那么多优秀的演员在一起共情。这本身就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再加之说你像学圻老师,我们拍戏的时候是73岁,73岁的时候在现场他的台词的流畅、表演的行云流水。都会让你对于自己的这个职业有一个反思,就是你别说你再过30年,你再过10年再过20年,你是不是还有像学圻老师这样的创作热情和职业心态。

  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就市场化起头的那一拨人。他们依然饱有着一个创作初心,跟我们用一种平视的视角在创作的时候。确实作为我来说我是值得反思的。因为我不能说自己再是一个孩子了,我也不能是一个25岁。你要说《闯关东》那一会,我可以在整个行业面前撒泼耍赖我是一个孩子我不懂,但是35岁的时候我觉得我必须要去吸收这些东西了,我必须要去吸收这些东西了。

  至于说再年轻的,你比如说艺兴,我很遗憾我跟他没有对手戏。但是我是觉得大家都是依托于一个好的剧本一个好的导演,一个好的团队。我们虽然没有在现场过手演戏的时候,但是导演把我们在现场留住的气息跟痕迹用视频的方式都传递给了一些人。就是这个东西在导演的驾驭里面是平衡的,也就是说我觉得这个戏不是说我们个体上谁演的好。而是首先是剧作好,大家都服从于这个剧本才有了现在的呈现。

  凤凰网非常道:我看到一个就是观众的评价就是说这个戏就是明朝一家人。所以我觉得现在还蛮难看到这样的戏的,就是每一个角色都很丰富的这种。 朱亚文:是的是的。而且可能越往后大家会越感受到这个戏的特别之处。因为最开始的时候很多人在猜想说六朝五帝在一部戏里,怎么弄。但其实它就是依托于一个严实的家庭关系,就是同样的一群人,他在你的身份发生变化的时候。你的原始身份没有变,叔侄关系、父子关系、爷孙关系什么什么。但是当这个军臣关系一变化的时候,所有的东西就开始变化了。

  朱亚文:然后真的大家在这个剧作当中,我说我是男主演,我可以说谁都是男主演,爷爷也是男主演。每一个人在每个阶段里面承载不同的作用。我是觉得我在前期的时候我在围绕着爷爷的身边,爷爷在帮助我的成长。但是我自己都觉得爷爷的表演是最赏心悦目的,他在我的眼中就是大明的男一号,就是绝对的男一号。就是我们怎么演我们的表演里面我们的谈吐里面,都有着爷爷的影子。所以说我一直不觉得我就是这个戏的什么男一号,我觉得一定是学圻老师。然后我们其他人只不过就是阶段性的承载起了这样的一张一张的画卷而已。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我就是会觉得这部戏最有意思的,它有一种把戏里面的关系延续到的戏下面。

  凤凰网非常道:不是。我会看到大家非常欢乐的互动。就是有一点感动的。就是说这个剧组关系就是真正的成了一个剧组。在此之前我们说到能够叫剧组的,比如说《西游记》剧组,《红楼梦》剧组。就是说这里面的每一个人的闪光也好。

  朱亚文:你要是说这个我比较幸运,比如说我从早期的《闯关东》。其实那个时候我们的家庭关系也非常好,甚至那个时候我们一直延续到现在。然后再包括你说《红高粱》,那也是一个非常情浓意浓的一个剧组。确实可能一个是剧作好给时间,大家有所依托的去培养这样非常坚实的创作感情。再一个也可能因为之前市场太快了,市场快的有一点来不及品人情味这个事,马上就开始奔赴下一个战场了。

  朱亚文:但是我觉得幸运的是我们经历过《大明风华》以后,我们对于这段创作情感的留恋甚至对心里的比较,它可能滋养我们在未来的几年里面会更好的创作。对。因为怎么讲呢,就是确实是太难得了就是8个月的时间。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你个人给别人的印象还是挺矛盾的。比如说经常演这种硬汉,然后又经常在微博上秀秀恩爱什么的。还上综艺节目大家就记住了一个“撩”字,那你会觉得说你怎么把他们来统一 ?

  朱亚文:这个大环境里面,对于演员的要求可能不仅仅停留在作品了。因为所有的这个触角越来越细腻,节奏越来越快,门户越来越多。然后大家觉得首先作品好,希望说不要因为这个作品的落幕你就离开。他希望你这个演员,可以用更多的方式存在于他们的视野里面。那么我不是说我是一个完全无私的一个人,我也有自私的一面。我也有家庭要去保护,我也有自己内心要封闭的地方。但是我不能拒绝这个市场或者是环境,就是认可我的朋友们的需求。我那天开玩笑还说,如果说余占螯叫硬撩,那可能从《声临其境》到现在这个叫更阴柔一些。那么它也是依托于一个角色的呈现,就是说我做的所有的,只是这个阶段里面希望,让大家更丰富的去感受这个人物,和我与这个人物相关的那一部分。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其实这些相关的这一部分,可以把你也勾勒出一个大概的形象。

  朱亚文:不能用藏这个词来形容,就是我还是有一些比较自我的吧。就是有一些自我的痕迹在。

  朱亚文:没有。我一直以来没有说我去追逐某一类角色,然后就是四处寻找这样的,我一直没有。因为我是觉得演员跟角色之间的相遇还是有一些宿命感的,强扭的瓜不甜只能解渴。但是就是可能有一个前提就是得有一点感动吧,打动你的可能是剧作,可能是导演的创作发新,可能是跟期待跟某一个对手演员的化学反应等等。但是技术这个东西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经验的增长,它会越来越娴熟。但是当某一个工种干到只有技术性的时候,那你也就是没有什么不可替代性了。

  朱亚文:爱好回归生活。因为实在是我们这个职业就是在现场人物占据你的时间太多了,我们基本上出了片场还是抱着剧本,睡觉之前放下剧本的这样的一个节奏。如果说能够回到生活里面,对,就是回归家庭也好回归大街小巷,回归菜市场。那个是挺关键的。

  朱亚文:那肯定啊。我很在意这个东西,因为真不能把戏当日子过,那个会出事的,对。2019年厦门全屋定制与智能家居展览会

Power by DedeCms